但是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荣誉 >
但是
* 来源 :http://www.chinaqiyin.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7-19 23:57

周老师以孝为首善,孝老、爱老、奉老,用实际行动弘扬了传统道德文明,是咏生山里的一个好崽!

他继父名叫周新铭,是当地众所周知的文盲、乡邻都称他“新蛮子”,性格暴烈,难通情理。结婚未育,冒办法,认过两个义女,都因受不了他老人家的脾气而“逃之夭夭”。即使是兄弟子侄,也都惧而远之。而周老师过继过去后,却能泰然处之、和睦相偕。有一次,老人身患痒病,周老师将他送到乡卫生院进行治疗,并与医师打好交道,出院后再结算。没想到第二天中午,老人打针回来就大发脾气,找周老师要5000元钱(其实就是他以前送给孙伢子们读书的钱),周老师说:“好、好、好,我就去借给你”,谁知话音刚落,他老人家当着学校老师的面把餐桌都掀了,弄得满地是菜,老师们好不尴尬,但周老师仍然是不愠不火,平平和和地搀着老人出去借钱,不知不觉就化解了老人的戾气。老师们私下对周老师说:“老头子这么不通情理,你还受得了,你做崽做得真好!”,周老师笑笑说:“大家不是对自己的班上的孩子都很好吗?老孩子、老孩子,老气横秋嘛,你把他当孩子看不就平和了。”

如今,这个好崽也老了,眼眯了、头光了、脸皱了;动作迟缓了、说话嘶哑了;自己也是爷爷辈了。但是,在人们心里,他依然是个好崽!

岳父去世之后,紧接而来的便是身边只有一养子的丈母娘,她身患重病年事高,养子条件又不好。周老师便与爱人商量,干脆放到自己家来照顾,于是2001年十月,夫妻俩把岳母接到家里,精诚侍奉,并多次带到长寿医院和县医院进行治疗,但老人年老体衰,用药均无见效反而日见沉重,到后来竟然双目失明、两腿瘫痪一病十年,周老师夫妻俩的负担好重啊!一个老年痴呆一塌糊涂的父亲,一个丝毫不能自理的丈母娘,别人看了直摇头。可周老师夫妻俩毫无怨言,为她(他)们提屎提尿、端茶、端饭,反倒不亦乐乎!周方村书记钟开言常说:“你们两公婆真是地方上的孝顺好榜样!好崽!好媳妇!”

他每次出门,总忘不了告诉老人“我上班去了”,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到老人房里喊声“爹,我回来了”,如果从长寿街或加义街上回来,总要捎点好吃的孝敬老人,他继父还患有便秘顽疾,经常解溲艰难,他苦寻药方为老人方便,有时还用筷子为老人挑“羊啧屎”出来。后听医生说:“常吃蜂糖、香蕉能使大便通畅”。他就经常购买蜂糖、香蕉给老人吃。一有伤风感冒立即送医诊治,平江人民医院、长寿医院、乡卫生院都有他多次携老看诊的踪影。为老人洗澡、洗脸、端茶、送水这已是他多年的习惯动作,对于中药单子,他总要到街上老药铺里检药,耐耐烦烦为老人细火熬药,熬好药还要吹吹气,试试烫不烫,才端到老人手里,老人背地经常对老伙计们说:“这个过房崽有蛮孝!”

周老师虔诚孝敬的不仅仅是继父、继母,就连岳父、岳母也像亲爹妈一样善待,他的岳父名叫谢维翰,人称“维老子”,文革期间就与周老师的岳母汩干娘离了婚,周老师爱人的婚嫁是由娘一手操办的呢,“维老子”半点力都没出,按理说岳父的赡养他本无多大责任,但心地善良的周老师见岳父年老多病,孤寂无靠,便与妻子商量后,于九五年从横江坳上将其岳父接至自己家中,挑起了赡养之责,一住六年,就像亲子一般伺候、孝顺,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老人打打讲、散散步,在老人病重期间,周老师与岳父同床侍寝,为老人接屎接尿,当周老师端着尿盆为他接尿的时候,“维老子”总是摇着头,叹着气自言自语地说:“想不到啊,世间竟有这种大善大孝之人。”的确,“维老子”在周老师这样的的女婿家中还真尝到了人间挚爱,得到了世上亲情。

谁料2008年,老人家患高血压一病不起,不久又患上老年痴呆,行步维艰,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一切事务都摊在他夫妻二人身上,更为艰难的是,屎尿不禁,常常一塌糊涂,有时一天换洗五六次。老人病重心里烦躁,原本性格古怪的老头稍有不顺便大吵大闹,周老师夫妻俩总是好言相劝,丝毫不敢怠慢。夏天为了不不让他热着,夫妇两总要在老人临睡前替老人扇走蚊子、扇凉枕席;冬天为了不让他冷着,周老师常常陪他睡,为老人暧脚;坐久了,担心他闷得慌,便搀扶着他来到地坪里透透气、散散步,老人清醒时,曾这样问他:“成伢子,没想到你们夫妻俩会对我这么孝顺,硬比亲生的崽还要好些!”他总是说:“没什么,谁叫我们有爷崽的缘份嘛!”

老人有什么需求,他总是想方设法如其所愿,二00二年老人还算健康的时候,他偶尔听到继父跟他人说:“想去韶山看看”,便利用一个双休日租了一辆小车带着老人游历了毛泽东故居韶山的各处景点,一路上小心翼翼搀扶着老人,讲解着景点的情况,如此虔诚的孝敬,很让老人开心。

第二年他发现老人家看电视时最喜欢看海洋动物,于是又一次带他到长沙动物园,海洋世界进行了整整一天的观光,了结了老人的又一心愿。

老人闲来无事,看电视是他的最大爱好,周老师便特地买了一台电视,放置他的房里,手把手地教他怎样开、怎么关、怎样换台,礼拜天无特殊事务不出门,陪着老人家看看电视。邻里老头们过来串门,常常看到他给“新老子”捶背,都由衷地赞叹:“咯个过房崽真是一个好崽!”

下一篇:没有了